当前位置:主页 > Y生活人 >爱情不再是「二人成为一体」,而是即使再相爱,始终也是两个人 >

爱情不再是「二人成为一体」,而是即使再相爱,始终也是两个人

发布时间:2020-07-23作者: 阅读:(878)

你条件很好,但我爱不起

我要的是一个愿意与我一起细味生活的点滴,
陪伴我迎抗现实中所有冲击的人。

他是Patrick,年轻的事务律师——不再是trainee的那种。由于进了一所国际事务律师行,固定底薪再加上其卓越的表现,月薪达五万也不足为奇。Patrick长着一块饼乾脸,粗眉杏眼,相貌平平,但自信配上饱览群书的内涵,眉宇间风情宛然。聪明伶俐、幽默机智、收入可观、一表人才,是难得的「笋盘」,亦即台湾所指的「天菜」。

三个月前,Patrick在一场中学旧生舞会认识了Tiffany——一个娇小玲珑,却让男生目眩神迷,心底萌生一种「保护慾」的女生。舞会初期,Tiffany与随行的一位旧女同学坐在会场旁边的长櫈聊天,含羞答答地期待男生邀请自己跳舞,为表矜持,却又装作满不在乎。Patrick遥遥看见那幺一个羞涩的女孩,顿时心花怒放,拉了一个老朋友,既犹豫,又腼腆地步近Tiffany。

慢慢走近时,Patrick注视着Tiffany的小动作,见她没有迴避,便对朋友示意,唤他可以离开了,然后微微弯腰,摊伸一只右手,问:「小姐,赏面跟我跳舞吗?」Tiffany害羞地望一望同伴,没有回答,隔了数秒,仪态万千地起身,伸出了右手。就这样,他们舞进爱情初端的小漩涡。

两个月后,他们已经看过三场电影,行过五趟尖沙咀海旁。还有一回,一个似乎喝醉酒的内地旅客在海旁生事,吓得Tiffany羞怯地捉紧了Patrick的手臂。那时,Patrick心里大概暗暗发誓:这个女生,我一定要保护到底;并且开始考虑该如何表白——不过,这只是我猜想的,我没有十足的依据,但我也是男人,我猜也十之不离八九了。

但大家不要多看了肥皂剧,就以为事务律师真的那幺无所事事。Patrick其实忙得不可开交。之前两个月间的每一场约会,都只能说是天公造美。到了第三个月,律师行突然接到许多案件,通宵达旦地工作已是等闲事,全无余闲处理私事。朋友、家人的短讯日渐堆积,烦躁起来,Patrick索性一律不回。这时期的他,唯一会坚持回覆的,就是Tiffany的短讯,但不少短讯,是隔了一两天才有空(或说,记得)回覆。Tiffany收到回覆,固然开心,但也像一直在吃放凉了的佳餚,久而久之厌腻了,并且意识到它是无益的。

Tiffany其实只是一名大学生。读的是香港大学的某系——她不愿公开——总之不是太忙碌;即使是偶尔赶交报告、论文,也只是一两天的事。像一般的小女生,Tiffany空闲起来,不是上网消磨时间,不是跟朋友外出消遣,不是追看剧集,便是胡思乱想。她经常期待Patrick热切的呵长问短,因为她觉得,当一个人真心喜欢你,再忙也好,他也会想念你,并且忍不住要找你。但经过三个月(特别是最近一个月)的相处,她明白到:你所期待的,不一定会成为现实。

对于上一段恋情,Tiffany没有多大的痛心。分手后,她甚至暗暗觉得痛快,但她不敢告诉别人,她说:「这样的痛快似乎有点『那个』。」为什幺?因为她心底很需要情人的关心,很需要情人的「同在感」,但她的前度却做不到。按她的前度所言,爱情不是1+1=1的道理,只是1+1,仍然等于1+1;亦即是说,爱情不像圣经所言,是「二人成为一体」,而是两个人即使再相爱,他们始终也是两个人,婚前的生活,也该是两样的生活。Tiffany无力辩驳,也只好默然承受恋爱中的孤独。四年后,对方感到麻木了,对这段似有还无的恋情要理不理。所以她提出分手。没想到,这回遇上Patrick,那幺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,结果还是一样。

她跟我说:「Soulswell,我记得你写过一句话:『一个人如果真的那幺在乎你,又怎会时常在你孤单的时候,置你于不顾呢?』实在写得太好了。我很明白你那位朋友的感受。」她说得那幺情切,以致我感到凄凉,觉得她剥了我一瓣心叶。

我重新提醒她,说:「这是『笋盘』,可遇不可求,特别是你读的那个系,毕了业后,只能做人脉大幅收窄的工,实在机不可失啊!而且——」 她没等我说完,斩钉截铁地说:「算了!」我吓得呆住,不敢多说。

她接着说:「就像你那篇文章中提及的朋友一样,我也不想再找一个对我『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』的情人。爱情,应该扩张两个人的生活境界,让对方飞得更高,看得见更广阔的世界;而不是让人陷入一片无底的沼泽。」这个比喻普通,却像一只鸟突然闯进我的房间一样深刻。

她说着便哭了——我的心又是一痛——她哭说:「就算你陷入了那片沼泽,作为情侣,也应该急切地拯救你,而不是撇下你,一个人向前行。的确,Patrick的条件很好,但我爱不起,承受不起孤寂,我只想要一个贴心的男朋友——一个愿意与我一起细味生活的点滴,陪伴我迎抗现实中所有冲击的男朋友。你明白吗?」

我无话可说,掏尽心力,说了一句:「好的,我支持你。找机会跟他说吧。」为了表现我真心支持,我多说了一句:「我支持你。」

相关书摘 ▶我可以再抱你一次吗?最后一次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我不知道说再见要那幺坚强》,亮光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崩井

「生命充满了意想不到的事情,其中最让我觉得难过的,是那些我所重视的人,出乎意料地离去,像一片叶突然飘落,毫无预告。后来一想,我和他们,总是无法好好说一声再见——即使,这样的一句再见,只是一句客套话,而我们都深知,再见以后,不能再见……也许,亲密的你如是,陌生的你如是,总有一天,你会渐渐淡出我的生活,渐渐在我的记忆中变得模糊,反之亦然。自此,我们之间,好像隔着一座撒哈拉沙漠,我有我的阿特拉斯山脉,你有你的萨赫尔,恍如各不相干。遗憾的是,我们总是无法好好说再见;庆幸的是,我毕竟遇上过,生命中唯一的,每一个『你』。只是,你也会如此遗憾,如此庆幸吗?」

如果大家都知道,说了这一声再见以后,根本不会再见……说再见,从来都不易。好好说再见,更难。说了再见以后,或者你与某人已经不再有任何关係了,但有时你又知道,关係不是说了一句「再见」以后就即时断绝的。说了再见以后,你可能仍然「记得」很多很多,可能仍然捨不得,原来说再见以后要转身继续前行,要那幺坚强。

崩井以细腻的文字,说爱情,说相遇,说离别,说难忘。说的可能是自己与情人的事,可能是自己与旧情人的事,朋友与情人的事,网友与情人的事,或者自己与家人的事。

爱情不再是「二人成为一体」,而是即使再相爱,始终也是两个人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